标王 热搜: 葡萄酒  氨基酸  维生素  柠檬酸  头孢  味精  发酵  色氨酸  微生物发酵  维生素C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企业风采 » 农业 » 正文

安发(福建)生物董事长高益槐教授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7-06-16  来源:大宁网  浏览次数:48
核心提示:今年5月31日,在新西兰北岛最大的城市奥克兰ANZ会展中心,闽东侨领高益槐教授被新中贸易协会(NZCTA)授予2017 NZCTA“新中关系杰出贡献——特等荣耀奖”,对高益槐教授为促进中国、新西兰两国在经贸发展、科研互通、菌种培养所作出的贡献给予了高度评价。一周后,高益槐教授载誉而归。6月8日上午,高益槐在安发(福建)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办公室接受本报记者的采访。
  
  
 中国侨网高益槐在他的物理化学实验室。
高益槐在他的物理化学实验室。

大宁网消息 (周邦在 林凌玲)今年5月31日,在新西兰北岛最大的城市奥克兰ANZ会展中心,闽东侨领高益槐教授被新中贸易协会(NZCTA)授予2017 NZCTA“新中关系杰出贡献——特等荣耀奖”,对高益槐教授为促进中国、新西兰两国在经贸发展、科研互通、菌种培养所作出的贡献给予了高度评价。一周后,高益槐教授载誉而归。6月8日上午,高益槐在安发(福建)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办公室接受本报记者的采访。

  中新使者:搭建友谊桥梁 推动两国合作

  “获得这个奖项特别高兴,跟以往获奖的意义不一样。以前是学术上和技术上的收获,这次是对中新关系发展,对两国经济的发展给予的肯定。”采访伊始,高益槐教授畅谈自己的获奖感怀。

新中关系杰出贡献奖颁奖现场。
新中关系杰出贡献奖颁奖现场。

  据悉,“新中关系杰出贡献奖”由新中贸易协会于2004年创立,旨在表彰在新西兰和中国之间成功开拓业务与投资的企业,以及成功推动中新关系发展的机构或个人,该评选每两年一次。今年与高益槐一起入围的还有新西兰前总理约翰·基,为此,今年新中贸易协会还特别为高益槐增设“特等荣耀奖”。

  高益槐1992年以互换科学家的身份来到新西兰,与新西兰的科研团队共同攻克天然菌物人工栽培的科研难题。在新西兰期间,他成功设计了世界首套人造蘑菇自动控制系统实验室,并且将灵芝的研究推向了顶峰,成功地发现灵芝中甄稀药用成分:多糖D6,并用低温水醇酶提取法成功提取出该成分。为新西兰天然药物事业发展作出了突出贡献。他也将这一科研成果造福了祖国家乡。

  “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目标、理想,更高一点就是要有使命,作为共和国的同龄人,受到政府和人民的教育,在必要时必须为共同的国家富裕和强大作出自己的贡献。怎么富裕、怎么强大?我首先选择从科技上进行突破,帮助国家建设。”高益槐在采访中说,正如他所说的,他也一直践行着。

  高益槐对中新两国的贡献不仅在科技领域。作为“新中科技经济促进会会长”,在他的力荐下,一批批华侨华人回国参与推动国家经济、科技的发展建设,促成了两国十几个项目的合作;作为梅西大学安发天然营养研究中心主任、上海同济大学安发天然药物研究院院长及国内多所院校的兼职教授、客座教授,促进了两国之间大学学校的交流,加强了两国科技界及科学家的合作。

  结缘于菇 科技化成生产力 成为农民“财神”

  高益槐出生一个中医世家,从小的耳濡目染使他对中草药情有独钟。他从小就爱问为什么,爱思索、有理想使他收获了很多果实。大学毕业后他学业优异,留校任教。但只有在一线,才能有技术上的突破,于是1986年他毅然停薪留职返回家乡,成立了“宁德山海资源研究所”,研究食用菌的栽培育种。其间,他还产出了人工栽培竹荪的科研成果。

  竹荪,极具营养和药用价值,价格昂贵,人称“菇中皇后”,可它的人工栽培在上世纪90年代以前,在业界被视为是不可能实现的事,连他的老师也劝他不要试。可是,高益槐决定解开这个谜。

  从1986年到1989年,高益槐上山下乡,屡败屡战,苦苦探究竹荪的种子驯化、生长条件、物理环境。研究条件简陋,没有无菌室,他就自己设计无菌箱替代。

高益槐在实验室进行研究。
高益槐在实验室进行研究。

  “三年时间,基本都是失败的。”高益槐说,他用棉籽壳、木屑等东西来种竹荪,都没有成功。可是,高益槐没有灰心。不久,他们种了一亩的试验地,但只在一棵树旁边开出了两朵花,这让高益槐兴奋不已,“只要有一朵,就意味着有一百朵、一千朵。”经过反复试验,终于攻克了大面积高产人工栽培竹荪的难题。

  竹荪栽培的成功,给当地百姓指明了一条致富道路,他被当地百姓称为“财神爷”,他也成了名噪一时的真菌专家。高益槐带领科技人用自己的科研成果帮助43万古田人民走出了科技兴农致富之路,使古田县成为名噪一时的“中国食用菌之都”。为此他成为全国50位优秀青年科学家之一和18个省、市、县脱贫致富的高级技术顾问,其香菇、竹荪、白木耳育种和栽培技术研究纳入当时国家科委和福建省“星火计划”。

  海外求学 攻坚科研难题斩获国际大奖

  “我知道,当时那种研究的学术水平和操作方法是不高的。要实现更高的目标,我一定要借助西方生物科学研究手段,借助外面的仪器、资金,借助外面的思维——西方科学家的思维去研究新的领域。”1992年,高益槐走进了新西兰皇家科学院,负责整个新西兰食用药用真菌的研发。

  高益槐深知责任重大。一到新西兰,他无心欣赏美丽的岛国风光。当即制定了一个研发计划,并迅速钻进深山老林里,采集菇类标本。三个月苦战,他走遍了新西兰南北岛的大部分原始森林,采集到千种菌菇标本,填补了新西兰皇家科学院许多空白,而他自己则留下了全身伤疤。

  语言障碍是高益槐在新西兰进行科研遇到的困难之一。“当飞机离开福州,急迫感就来了,一到新西兰,我就面临语言交流的问题。”英文不好,高益槐就见缝插针练习,8个月后他已经可以与当地研究人员进行专业的学术交流。

  随着时间的推移,他面临更大的挑战,公派出国只有三年时间,如果没取得科研成果,就没法完成自己出国的意义和目的。为此,高益槐就泡在实验室,从早到晚,每天在实验室里显微镜下观察菌丝体、孢子、锁状联合……“当时已经分不清是早上六点,还是晚上六点了。”

  两年多的时间里,高益槐夜以继日,反复实验思考,科研成果颇丰。1998年,高益槐成功地发现大型真菌中最珍贵的药用成分-B-D-葡聚D6,并用低温水醇提取法获得成功。同年,高教授在天然药物领域的“三效关系”理论和生化提取技术,分获两项国际发明金奖。他还把数百种真菌多糖中筛选出的活性中分子真菌多糖等十余种精华成分,与从海洋生物中提取出来的中分子活性壳聚多糖进行科学复合,在全球首创实现了不同多糖成分的药性兼容和互补。 

 
关键词: 食用菌 多糖
  • 分享到:

  • 下一篇:2017 年上半年,全球生物燃料行业分析
  • 上一篇:江西乐平市委书记走访沈阳同联集团就下一步合作达成共识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违规举报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设备维修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付款方式 | 广告合作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浙ICP备12009778
Powered by cn-ferment.com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