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广 热搜: 葡萄酒  维生素  氨基酸  柠檬酸  头孢  味精  发酵  色氨酸  微生物发酵  维生素C 

《中国特色健康资源保护与开发研究——以蝉花虫草产业发展为例》课题报告摘要

   日期:2017-12-27     来源:中国经济新闻网    浏览:1961    评论:0    
核心提示: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管主办的中国经济时报社、国研经济研究院和相关部委、协会专家组成的“中国特色健康资源保护与开发研究课题组”,历时一年多时间,先后到杭州、上海、北京、沈阳、青岛、西宁以及韩国进行了广泛调研,对国家部委、地方政府、协会、企业、民众等进行调查了解,在深入调查研究的基础上,写出了《中国特色健康资源保护与开发研究——以蝉花虫草产业发展为例》课题报告
  

  中国特色健康资源保护与开发课题组

  健康中国已经上升为国家战略,守护健康亟须新的力量,中国特色健康资源需要重新认识,科学开发需要深化,管理体制机制需要以人们健康为出发点进行创新和完善,健康产业包括虫草产业需要从供给侧改革的新的视角进行审视、研究。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管主办的中国经济时报社、国研经济研究院和相关部委、协会专家组成的“中国特色健康资源保护与开发研究课题组”,历时一年多时间,先后到杭州、上海、北京、沈阳、青岛、西宁以及韩国进行了广泛调研,对国家部委、地方政府、协会、企业、民众等进行调查了解,在深入调查研究的基础上,写出了《中国特色健康资源保护与开发研究——以蝉花虫草产业发展为例》课题报告,报告在基础研究方面就守护健康需要新的力量、发挥中国特色的健康资源优势、打造万亿有为市场等要素进行了分析和论述;对美国、日本、韩国的监管经验进行了梳理;对蝉花虫草等虫草产业战略研究、临床研究、存在问题等进行了分析探讨;并站在健康中国的高度对体制机制、产业战略、科学研究、知识产权、科普教育等提出了许多建设性的建议。现在发表报告摘要,以飨读者。

  守护健康亟须新的力量

  健康是人类社会永恒的追求,也是量度社会文明和进步的重要标尺。发达国家一方面在基因、大脑等与健康相关的前沿科技方面加大研发投入,同时在产业发展方面凭借灵活的市场机制和累积优势,占有健康产业和服务重要市场份额,另一方面通过完善的社会保障制度来兜底,提高了全民的健康平均水平。

  中国13亿人口,人均GDP超过8000美元,处在迈向健康需求大爆发机遇期、健康相关产业大增长的重要窗口期,如果国内供给可以承接需求释放,可作为新增长动能,提升健康及相关产业竞争力,亦对建设全面小康,提升全民健康水平有重大社会价值。

  但从当前健康产品消费市场观察,形势不容乐观。以2016年“双11”全网日销售情况为例,阿里平台销售1207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32%。其中保健品和日用品是消费第三大品类,已成为进口产品的自留地,这种趋势持续了几年,2016年“双11”,维生素进口产品消费比重高达77%,多品类健康护理产品进口产品消费比例超过50%,保健品和膳食补充剂消费进口产品占30%。“双11”一天,进口健康产品的消费就过百亿元。

  在养生方面,中国人不认中国货现象,本质上是对中国养生文化的怀疑和动摇,既有文化传承与创新衔接不足的因素,也有我们在健康治理领域缺乏综合、系统、协调的战略考量的原因。

  用经济学视角观察健康需求与供给双边市场,健康观应发挥重大基础性作用。人们对健康内核的认知,对影响健康因素的理解,对疾病的监测、干预、治疗和康复技术与服务选择都和健康观有千丝万缕的关系。观念决定了判断标准,标准构成消费选择,选择呈现为市场结构。启动健康市场需要一场中国文化在中国人大脑中的再“定位”。而传统文化中有物质形态,有文化属性,经过千百年文化积淀形成的有中国特色的健康资源既是中国文化的载体,也是中国发展大健康的重要战略资源,对这类资源的保护和开发应引起高度重视。

  中国特色健康资源可打造万亿有为市场

  中国是世界上唯一一个连续的有5000年文明史的国家,其中中医发挥的作用不可小觑。从人类发展历程看,应对传染病能力不足是许多国家和民族消亡的重要推手。德国慕尼黑大学原东亚研究所所长曼福瑞德·波克特(ManfredPorkert)曾撰文说,中医是一门成熟的科学,从学科基础、学科方法及其功能上中医是有正面经验为支撑的人类医学,而西医学还只是一种典型的生物医学或动物医学。西医以技术优势擅长,其中基因检测、CT、彩超等能对一些疾病进行“早发现、早治疗”,但“双早”的实际效应及其诱发的新问题,正引起学界反思。

  中医药是全人类的健康财富,中医药有些功能效果已得到国际社会高度认可,如屠呦呦发现的青蒿素获诺贝尔奖;如天士力的复方丹参滴丸,得到美国FDA认证。有些正在科学验证的进程中,还有很多目前难以在西方科学框架内得到证明。怎么办?2016年10月,中共中央、国务院颁布的《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为我们指明了路径:把健康摆在优先发展的战略地位,既要立足国情,更要改革创新。首先把中国文化中“上医治未病”的品牌擦亮,大力发展有中国特色的大健康产业,其中保护和开发特色资源是抢占市场优势的先手棋。特别是在健康全生命周期维护中的前端,功能产品、保健食品、营养健康产品。这个大市场规模过万亿,是有中国特色健康资源可以发力的有为市场。以浙江泛亚医药的蝉花生产为例,2014年投产,2015年销售收入3000万元,2016年1.3亿元,照此速度推算,2017年2-3亿元,2018年可以达到4-5亿元。平湖土地40多万亩,产值25.1亿元,2016年蝉花销售1.3亿元,占平湖农业产值的4.4%,2017年可以达到10%,2018年蝉花销售5亿元可以占到平湖农业产值的20%。这一算法只算了蝉花的子实体的销售收入,还没有算孢子粉和培养基,所以蝉花产业发展势头十分喜人。做百亿企业,千亿产值是有希望的。

  虫草对健康影响的最新证据研究

  天然产物是药物重要来源,在过去30年美国IFDA批准小分子药物中,天然相关的药物占到60%以上的比例。到目前为止有6位科学家微生物天然产物的发现获得了诺贝尔奖医学奖。2015年5月份奥巴马政府宣布了国家的微生物组计划,这个计划目的在于推进我们对微生物世界的认知,同时在食品生产和环境领域有所应用。

  对虫草功能成分的研究主要有三个分类,一个是药物类,抗肿瘤研究取得进展。虫草素-金属复合物抗肿瘤药物的研究,虫草素钌(Ⅱ)配合物可显著提高对癌细胞生长的抑制作用。虫草多糖的研究开发,由CFDA批准的多糖类药品上市。第二是保健品研究,虫草多糖保健食品、药品多是调节免疫,抗疲劳,辅助抗肿瘤,降血糖,耐缺氧,保肝降酶的作用。第三虫草复合保健品研究,虫草多糖与其他多糖复合物保健食品,如灵芝多糖、香菇多糖等。

  (一)蝉花虫草对慢性肾脏病2—5期的临床研究。

  北京中医药大学教授、东直门医院主任医师刘玉宁,针对慢性肾脏病2到5期开展临床研究。研究方法是收集2014年1月~2016年2月门诊及肾病科病房的55例CKD患者,其中实验组30例,对照组25例,两组均在中医辨证治疗与西医对症治疗基础上,分别给予蝉花复方(蝉花菌粉由上海泛亚公司提供)和西药开同治疗,观察期超过3个月。分为实验组和对照组,实验组用蝉花复方,加上中医辨病和西医对症治疗,治疗时间是三个月,然后采用了统计分析。得出的研究结论是蝉花菌粉和开同对CKD患者营养相关指标ALB、PA的调节均能达到保持其稳定的作用。蝉花菌粉能够降低CKD患者血肌酐、增加肾小球滤过率,在肾功能改善方面优于开同。

  (二)虫草对慢性肝炎的抑制作用。

  上海复旦大学药学院副院长王建新报告,虫草多糖脂质体能显著降低肝损伤小鼠血清中ALT及AST(谷丙和谷草转氨酶)的活性,对D-半乳糖所致小鼠肝损伤有保护作用,具有保肝降酶的药效。应用兼具免疫活性的定向药物载体-脂质体包埋冬虫夏草多糖治疗慢性肝炎,可以在免疫调节、护肝和抗病毒等三方面发挥作用,使其对慢性乙型肝炎的疗效明显提高。

  (三)蝉花虫草功效因子HEA抗惊厥作用研究。

  浙江农科院亚热带作物研究所研究员柴一秋研究,对惊厥大鼠海马(音)做一个切片,做一个HEA的染色,溶剂组,假手术组细胞排得比较整齐,但是模型组不给任何的药,这里面的细胞已经溶解,或者是极聚。给药了以后,已经有相当好的一些改善,保护了比较多的海马的细胞,还可以出现正常完整的状态。

  蝉花等虫草产业发展现状

  在中国传统健康资源里,虫草是独具特色的真菌类菌物药,主要有冬虫夏草、蝉花虫草和蛹虫草等,这是全球510万种真菌物种里得到广泛应用的佼佼者。冬虫夏草、蝉花虫草和蛹虫草自古以来主要是作为中药与其它药材配伍用来治疗疾病的。上世纪90年代,经过现代科学研究发现,虫草类菌物药是一种成分非常复杂的复合型药物,在许多慢性病方面有独特的效用。因此,昔日作为普通中药材的虫草,摇身一变,成为上等保健佳品,身价平常的冬虫夏草竟一跃超过黄金价格。随着人们对虫草保健认识的不断加深,蝉花虫草、蛹虫草等虫草研究和产业开发也开始蓬勃兴起,出现这样的现象有其特定的社会背景。一是改革开放之后国民收入不断提高;二是慢性病快速增加,国民健康水平不断下降;三是患病之后再去医治的医疗模式,已经不能从根本上解决大众的健康问题。这就需要一些健康产品来防病祛病和治未病,以满足大众日益强烈的健康需要,所以,发展虫草产业已经是大势所趋,是健康消费需求使然,是供给侧改革的一个重要方面。因此,虫草产业的发展对中华民族的健康繁衍、国民经济的发展、健康中国的建设都有十分重要的战略意义。

  (一)蝉花虫草产业的发展情况。

  蝉花虫草主要分布在南方的浙、闽、皖、滇、蜀诸省。北宋苏颂撰写的《图经本草》对蝉花的记载曰:“今蜀中有一种蝉,其蜕壳头上有一角,如花冠状,谓之蝉花。医工云:入药最奇。”蝉花虫草是一种具有动物和植物特征的奇妙生物。根是蝉蛹,花从蝉幼虫头部顶端生长出来,一寸长短,色泽微黄,形似花朵。由于蝉花生长在南方特有的竹林里,十分稀少,故亦称金蝉花。中医多用来治疗小儿夜啼,肺部疾患等。但是这种生长在南方竹林里的蝉花虫草,资源太少,不能满足人们日益增长的健康需求。近几十年来,陈祝安、李增智、樊美珍、陈以平、孙长胜等虫草专家、医学专家和企业家经过艰辛的研究、探索,人工培养蝉花已经试验成功,并开始进行大规模的工厂化生产,其性能药效与野生蝉花类同,而且解决了野生蝉花孢子粉无法收集的难题。蝉花虫草人工培养的成功,其产量增加,价格下降,成为百姓用得起的虫草,使蝉花虫草用于多种慢性病的大面积防控成为可能,因此,蝉花虫草产业化发展,对第二次公共卫生革命具有战略性价值。

  中国工程院院士李玉说:“在二十一世纪初人类医学20大最佳产品中,与真菌有关的超过10种,而其中著名的环孢素以及头孢霉素都是虫草所在的肉座菌目真菌的产物,因此,把虫草菌誉为天然制药厂毫不为过。”

  (二)冬虫夏草的产业发展情况。

  冬虫夏草主要分布在青藏高原,即三江源的核心区,这是一个生态十分脆弱的地区。冬虫夏草并非冬为“虫”夏为“草”,其实质是一种真菌——麦角菌科冬虫夏草菌,是昆虫、真菌、生态等很多相应生态因子的一个合成。据青海省农科院畜牧研究所虫草研究室主任李玉玲介绍,冬虫夏草目前只能靠在自然界的人工采挖,而虫草的采挖是个艰难而细致的过程。整个采收期长达两个月,但对每一棵虫草而言适宜的采收期却只有短短几天。如果过早采挖,虫草孢子还没有成熟,有效成分含量会很低,因而药用价值也就大打折扣。如果过迟,孢子飞散、子座枯萎同样也不合药用,而且那时积雪融化,也很难寻找。据青海省冬虫夏草协会秘书长赵锦文介绍,冬虫夏草前些年鲜草采集量达100吨左右,2015只有50吨,2016年是小年产量更少,总体呈下降趋势。赵锦文秘书长到主产地调研时发现,冬虫夏草减少和近年来青藏高原气候干旱和春雪推迟有关。

  (三)蛹花虫草产业发展情况。

  蛹花虫草1958年在吉林省首次被发现,通过鉴定,认为它与冬虫夏草是同一个属,定名为蛹花虫草。主产于云南、吉林、辽宁、内蒙古,生于针、阔叶林或混交林地表土层中鳞翅目昆虫的蛹体上。采用家蚕和柞蚕蛹可以人工批量培育,药效、药理与野生种相同或者更好,已经申请批准为国家新食品原料。

  蝉花虫草是寄生在南方竹蝉上的一种虫草菌,最早的记载见南北朝时期雷斅写的《雷公炮灸论》:“蝉花,凡使,要白花全者。收得后于屋下东角悬干,去甲、土后,用浆水煮一日,至夜焙干,研细用之。”书中记载的加工方法,距今1500年,比冬虫夏草的记载早了800年。明朝李时珍的《本草纲目》也对蝉花有所记载。但由于科学技术所限,多年来人们只是把蝉花虫草当做一味普通中药,并不了解蝉花超常的保健和药用价值。近些年对蝉花虫草的药理学研究证明,蝉花虫草具有免疫调节、改善肾功能、调节脂类代谢、抗肿瘤、促进造血、提升机体的营养状况、解热镇痛、镇静催眠、抗疲劳、抗衰老、抗氧化、降压、降血糖等广泛的药理作用。虫草专家说,仅蝉花就是一个复杂的天然复方药或者天然制药厂。

  有关实践表明,保健调理用1元钱,治疗费用就节省85元,抢救费用节省100元。中医药独特的医养强生模式,正是蝉花虫草提高免疫力的调理优势所在,它比医疗卫生模式,即患病后的末端堵截具有明显的比较优势。所以,在云南、广东、四川、福建、浙江、江苏等都有长期食用蝉花的习惯和历史,已经开发出许多蝉花药膳滋补食谱。东南亚、日本、韩国和美国,蝉花虫草均作为食品补充剂或一般食品在食用。总之,蝉花虫草在慢性病防治方面,具有明显优势,而人工培养的蝉花虫草,价格低廉,解决了大面积防控慢性疾病的需要,是我国重要的传统健康资源。

  虫草行业发展面临的突出问题

  (一)虫草科普不足,人们对虫草产业缺乏战略认识。

  由于我们长期的重治疗、轻保健,重西医、轻中医,造成人们对传统健康资源了解不深,更谈不上战略认知。现在一方面慢性病大规模爆发,良策无多;一方面我们的传统健康资源却研究不够,开发不够,使用不够,“捧着金碗讨饭吃”。虫草的科普工作做得也不多,一提虫草,老百姓只知道冬虫夏草,主要还只是新奇于它的“冬虫”与“夏草”,对虫与草的真菌关系,以及虫草的大家族、保健、防病等机理少有知晓,更不知道在中国传统中医药中,除了植物药、动物药、矿物药之外,还有这类以虫草为表现形式的前景更为广阔的菌物药。

  (二)现行的政策体系,不利于虫草的科学研究。

  在现行政策体系里,虫草科研既归不到食品里,也归不到药品里,从政策到资金都得不到支持。从世界虫草资源分布图看,我国的蝉花等虫草资源丰富且虫草菌十分优良,是得天独厚的中国传统健康资源,然而要把我国的虫草资源优势转化成保健或者医药资源,难度却相当大。据安徽农业大学教授樊美珍介绍,按照现行规定,虫草菌申报保健食品,要先报批新食品原料,再报保健食品,时间需要10余年,专家精力耗不起,患者的疾患也等不起。

  (三)虫草产业的发展,还没有纳入健康中国战略规划。

  蝉花虫草就是一个复合化工厂,成分和功用非常复杂,但是我们对蝉花的研究还非常浅,缺乏有组织的系统的基础研究和产品开发研究。现有虫草研究规模小、人员少、经费不足,这个得天独厚的真菌宝藏还没有被全面揭开面纱,对人们大健康的作用尚需要进一步挖掘。不起眼的虫草,其实是一个大产业。英国虫草菌缺乏,却把毒镰孢开发成了真菌蛋白肉,供给素食主义者,每年销售额达10亿美元。诺华公司不仅利用蝉花生产出了治疗多发性硬化症的药物,还利用蝉花的培养基,生产出了器官移植手术后抗排异的有效药物,使其在抗排异领域处于世界垄断地位。蝉花在东南亚、日本、韩国和美国都作为食品补充剂或一般食品在食用。

  (四)对虫草新资源食品的管理,应遵循其科学特点,避免给产业带来损害。

  真菌类的菌种特性,不同于我们对一般植物的认知。小麦的种子不论怎样,种出来一定会是小麦,只是产量会有高有低,品质略有差异,最主要一条是食用无害。种玉米的道理亦然。但是,真菌类如蝉花虫草、蛹虫草的菌种,却分许多菌株,菌株不同,不仅质量差异较大,而且有些菌株可能还有毒害。现在我们是用管理小麦、玉米的方法来管理真菌产品。即只检测结果,不管控过程。打个比方,就是只管理和检测馒头无害就可以了,小麦怎么种我不管。对于一般植物来说,这样管理毫无问题。但是,真菌就不同了,一种虫草的菌种,却有若干菌株,不同菌株生产的虫草,不仅质量高下差别大,而且有的还有毒有害。现在对蛹虫草就是只管理结果——即只管理生产出来的产品,不规定和管控菌株和生产工艺。这种管理办法,已经造成蛹虫草菌种退化,质量差异较大,长此以往,恐怕会毁掉前景广阔的蛹虫草产业。蝉花虫草和冬虫夏草产业方面的科研人员现在非常担心,这种真菌管理方法,会对申报新资源食品后的蝉花虫草产业带来致命威胁。

  (五)虫草产品被仿冒,知识产权保护问题严峻。

  以蝉花虫草为例,有关科研人员花费10年工夫,研发出来的人工蝉花虫草与野生蝉花效果相同,产业正在起步,但个别小企业唯利是图,用极少量的蝉花虫草,添加90%以上类似淀粉类的物质,却以100%蝉花虫草名义销售。对这类造假,由于牵涉多家执法部门,处理起来常常效率不高,打击不力。

  对虫草产业发展的建议

  没有大众的健康,就没有全民的小康,而虫草产业是国民健康的生力军,也是健康中国的重要支撑。因此,在供给侧改革的背景下,要不断更新观念,创新管理。

  (一)建议管理部门要面对现实,改善虫草产业的政策环境和体系,不断创新虫草管理办法。

  在健康形势严酷的现实面前,在科学研究已经证明虫草菌对包括肾病在内的许多慢性病有预防和治疗效果的情况下,有关部门要在国家实施健康中国战略的大背景下,尽快研究和改进虫草菌产业化的有关政策,本着有利于产业发展,有利于以人民健康为出发点的管理原则,对虫草产业进行政策和资金支持,促进虫草研究成果尽快转化,早日为百姓造福。

  (二)建议科技部门牵头,会同相关研究机构,组织虫草基础研究和开发研究,推动虫草产业化,促进供给侧改革。

  以蝉花虫草为例,在企业科研投入的基础上,加大政府科研投入力度,尤其要进一步加大工业化生产系统工艺的研发力度。从而优化产业的生存生态,为形成良好的工业化生产态势,提供重要的产业基础。中国和东亚是世界虫草的中心区,我们应该珍惜和大力开发利用这一宝贵资源。日本、韩国和美国在虫草菌开发食品和化妆品方面已经走在我们前面,诺华制药用金蝉花作原料的药品更是处于垄断地位。我国应该迎头赶上,用科技创新推动虫草产业的快速发展,在国内扩大消费,在国际上形成虫草菌产品应有的竞争力。

  (三)建议有关部门尽快将经过研究和使用证明效果的虫草列入新食品资源(原料)目录,并切实加强审核工作。对已经列入新食品资源目录的,要在菌种、生产工艺、生产环境等方面规定基本生产条件,进行过程监管,实行“实质等同”原则,保障有关虫草工业化生产的质量稳定,为大众提供优质、安全的健康产品。

  (四)建议相关执法部门采取有效措施,切实加强对蝉花等虫草知识产权的保护,进一步加大打击制假售假、侵权假冒行为的力度。从而,为虫草产业的健康发展,创造必要的环境。

  (中国特色健康资源保护与开发研究课题组召集人铁宝根据课题报告整理)

 
标签: 蝉花虫草
发酵工业网微信公众号
 
更多>同类资讯
0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网站首页  |  设备维修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付款方式  |  广告合作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违规举报  |  浙ICP备12009778
Powered By DESTOON